首页 项目文章正文

ZL信托-潍坊滨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项目 2020-02-29 27 天津商会网
买【ZL信托-潍坊滨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享/┃/全/┃/国/┃/最/┃/高/┃/返/┃/点/┃【1%-10%】

【合同面签】【返点现结】
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
----------------------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
  本文投中网原创,腾讯财经首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 | Ellie

  来源 | 投中网

  在疫情爆发的这一个多月里,中小企业最是难熬。绝大多数企业老板们一日一日的焦心,摆在眼前的问题太多:现金流之困,裁员纷争,复工安全,产业链断供……

  这一个月里, 行动早的企业已经发出喊声,并得到“救助”。

  比如西贝董事长贾国龙发声5天获得4.3亿银行授信后,前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免社保的呼声也得到国家的正式批准。

  但其余的那90%的民营企业,该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呢?

  “寻找乐观派”是投中网推出的特别策划,我们寻找乐观派,追随乐观派,记录中国企业的一曲曲生死悲喜、记录幽咽泉流冰下难、记录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是本策划的第四篇,我们专访了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他表示:当下这个阶段信心比资金更重要,有信心,哪怕资金链紧一点,创业者也会积极的去想应对之策。

  目前来看,稳住头部的大型企业、提振市场信心是政府主要解决的问题。

  至于国家还没有关注到的小众业态,张奥平建议创业者们联合起来集体发声,加总去“算大账”,要让政府听到你的声音。

  在资本市场层面,张奥平判断,随着中国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资本市场分化必将带来企业的分化,很多中小企业将很难拿到优质的股权性资金。而此次疫情不过是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加速推进一二级市场分化。

  以下为专访内容:

           

  疫情加速一二级市场分化,优势企业强者恒强

  1、您如何看待这场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冲击效应?对于行业的自然出清而言,这场疫情是直接诱因还是只是间接的加速?为什么?

  张奥平:我们倒过来看这次疫情,它首先是一个突发性事件,它肯定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我认为这次疫情肯定是一个间接的加速,这个加速我们判断是一个阶段性的加速。为什么说它是一个阶段性的加速?因为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场新冠疫情,中小企业会面临如此严重的生存困境。我后来也算了笔大帐,在春节假期这短短的7天时间整个零售和餐饮行业差不多损失7000亿,旅游市场损失5000亿,线下电影院线损失60-70亿,整体损失超过1万亿。

  新冠疫情就算在今年3月底基本结束,灾后还会有修复期和重建期,这些中小企业无论是上游的供应链,还是下游的客户们,他们也都需要重整修复,所以几乎每一个行业的产业链条上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是整个产业链受到影响。

  2、这次黑天鹅事件对中小企业在一级市场融资有什么样的影响?一级市场股权融资会越来越难吗?

  张奥平:对于中小企业来讲,从2018年到2019年,这两年整个股权市场正在经历所谓的寒冬期。在这样的一个寒冬期当中,传统型企业以及不具备“硬科技”属性的科技型企业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而真正有核心技术的企业在过去两年的股权融资其实没有受到影响。尤其是硬科技、新一代信息技术行业受影响不大,但是过去那些偏软模式创新型的行业受到的冲击比较严重。

  商业模式创新分两类,一类是价值型的商业模式创新,一类是靠烧钱积攒流量型的商业模式创新,这两类有什么区别?价值型的商业模式创新,企业在早期能实现最小单元的商业模型,而很多商业模式创新它的单一模型是不成立的,基本上你是看不到它未来稳定盈利的可能性。

  3、这次黑天鹅事件对股权投资市场会带来什么影响?市场的投资逻辑会就此改变吗?

  在资本寒冬中,我们看到去年、前年很多像WeWork这样的共享经济企业,在整个二级市场其实都不太被看好。

  我们说一级市场投资一定会受二级市场影响,其价值判断的方式和方法一定会逐步的改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股权投资的退出方式无非就三种,上市、被并购和转老股。第四种是破产清算,那就属于赔钱了,前三种还有可能赚钱。

  这三种退出方式,无论哪一种,它最后一定是走到资本市场上,走资本市场,它就一定要去思考资本市场有什么样的变化。去年国内科创板已经开始实行注册制。我们发现科创板也出现了十家破发企业,中国资本市场在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一定会带来企业的分化。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当中,这些中小企业受到的是商业生态分化的影响,所以其实资本市场会带来企业分化,商业生态也会带来企业分化。

  资本市场带来企业分化是什么概念?就是二级市场的影响。未来这些没有长期价值创造能力的企业可能会被退市,可能股价越来越低,可能都没有流动性。然后二级市场的分化就会造成一级市场投资的分化,投资的分化就造成了资金的分化,很多中小企业将很难拿到优质的股权性资金。

  就商业生态环境来讲,这种分化其实就是加速竞争。过去一些优质的资源、优质的资金都在向头部聚集,尤其是2018、2019两年。当资金层面收紧之后,很多头部的企业它会发展的越来越好,所以这是一个在逐步演化的过程。那在这个过程中,新冠疫情其实加速推进了一二级市场分化。

  线下传统生意现金流好过高估值互联网企业

  4、哪些领域会成为疫情加速淘汰出清的重灾区?

  张奥平:线下偏消费型的、需要到店的商业模式基本上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线下的零售、餐饮、旅游,包括电影院线,他们受到的影响是直接性的。尤其是一些中小品牌,它们受到的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这次疫情是(它们关门的)一个直接诱因。

  刚才我提到的科技企业,其实整个行业出清,对于科技创新能力强的头部企业来讲,未来的客户将会更加聚焦,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利好。但对于四大重灾区行业来讲,这就不是说分不分化的问题,基本上是一个全杀的问题。从企业受影响的程度来看,这个影响主要看谁在过去的品牌影响力更强。

  像西贝因为它的影响力更强,它就可以向市场呐喊,它就可以向市场要政策,浦发银行北京分行就给它批了4.3亿的授信。所以像这种头部的品牌,它是有一定的话语权,有一定发声的能量的,但是很多中小品牌受到的冲击一定是最大的。

  5、在本次疫情中,连锁型的餐饮、酒店品牌受到的冲击没有那么大,但是最近几年崛起的互联网公司,比如长租公寓(蛋壳)、OYO、共享充电宝,他们可能面临“团灭”之灾。这背后差异是什么?是背后管理者太嫩,还是根基不稳,资本催熟?

  张奥平:这是两类企业。第一类是过去传统线下偏现金流的商业模式,尤其是餐饮行业,其实它的现金流是很好的。在现金流比较好的状态之下,它的账上多多少少还是有钱的,它受到这样的冲击还是可以运营的。

  而共享充电宝这种偏商业模式创新的公司,过去其实是靠不断的股权融资发展起来的,它需要不断的有营收、跑数据,甚至还需要新的资金进来,才能不断的扩大市场。 在目前的情况下,它的员工工资、服务器维护费用等成本都在账上摆着,但它现在基本上没有办法实现任何营收,因为没有人再去线下借充电宝。

  所以这次疫情确实是对线下的中小品牌,或者说是对一些偏商业模式创新的企业造成了影响,包括我们看到一些奶茶店,像喜茶、奈雪的茶,这些企业其实都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虽然他们也是头部品牌,因为其实这些企业也是过去我们说靠一级市场股权融资的方式做到今天的规模。

  我们发现过去在线下做传统生意的企业,受到的影响反而没有那么大,而过去靠不断的股权融资的方式、一轮轮推高估值的企业,其实是有一定的虚假繁荣的因素在。

  对于这些(烧钱)企业,在这段时间它烧钱会烧得很猛,如果不能匹配充足的现金,它很有可能出现各种问题。

  投资人最关心企业的微创新和真实的运营数据

  6、作为投资人,对于上述模式创新的企业,您还会继续救吗?还是会借着疫情的机会做一些调整,比如关闭营收欠佳的门店、削减营销费用、精简人员?

  张奥平:现在投资机构对于企业比较关注的其实就是两点。

  第一个,在疫情的环境下,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是什么?企业会不会做一些微创新,还是说就趴那不动了,天天看着现金流量表发愁,也不想解决对策。

  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简单来说其实就是微创新,而且是不脱离主营业务的微创新,这种微创新短期内可能产生不了营收和利润,但是当疫情过去之后,微创新能不能为企业带来长期价值。

  第二个,投资机构会关注企业过去的商业模式创新到底带来了多少真实的价值转换,到底实现了什么样的营收数据模型。

  比如说某家企业在2019年9月份提出要做商业模式创新,我们就看从2019年9月到12月,这家企业做出了多少数据出来,真实数据有多少。

  7、受疫情影响,1月底开始各个地方均开始关闭售楼部,房企没有办法在线下卖房,于是房企纷纷转型线上?这事您怎么看?

  张奥平:他们是有点一窝蜂的感觉,我其实真的不建议这么做。疫情过去后,未来我们可以去线下看房,或者购房热情回来了,大家还会通过线上去购房吗?这个问题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

  近期各个行业普遍出现的一种现象是,很多企业把所有的业务全部转线上,我们要思考的就是当疫情过后,这段时间通过线上培养的这些客户真的就会留存下来吗?你能够确立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还是说你觉得让大家在线上去购房效率比较高。但是客户真的是这样觉得吗?还是客户只是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才这么做的。

  像线下买房这种线下生意转到线上,短期内到底能不能实现一定价值转换。长期来看,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事。因为有的生意它一定是一个线下的商业生态,就像吃饭这个场景,中国几千年来没有变化,你不可能因为新冠疫情就把线下餐饮搬到线上了。

  这些房地产商靠转线上的模式是能够对冲新冠疫情造成的一些影响的。但是房企需要思考的是所投入的资金、时间和精力,对于所教育的市场,最后能不能够转化成真正的价值。这件事房企一定要做一个测算,不能说你一转(线上)我也转(线上),大家都觉得这是好事。

  中国人做企业其实有时候羊群效应特别严重。什么叫羊群效应,我们最近发现无论是卖什么的,全都一窝蜂的去拍抖音视频,大家都觉得抖音平台上能卖得了货,也不去了解抖音背后的算法机制。后来发现你拍了20条拍了30条,结果粉丝就三四十个。企业一定要站在自己的价值点上去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未来长期的这个点是什么,能走得通的点是什么。

  稳头部企业才能稳信心,小微企业要“算大账”

  8、在本次中小企业纾困中,国家救助的主要还是一些品质比较好、现金流良好的大中型企业?对于小微企业,国家其实还是没有看到,可能还得需要企业自救?

  张奥平:是这样的,一些大的品牌,因为它的市场影响太大了。假如说西贝倒了,这对于市场,尤其是餐饮行业,整个市场信心就可能没了。一个大的头部企业一倒,首先对于整个产业链的影响很大,第二是对于人信心层面的影响很大。我们说一定不能影响到未来企业家或者创业者去坚定的创业,他们把企业经营下去的信心一定不能受到影响。所以,大的品牌、大的头部的公司,国家一定是重点去救的。

  至于中小企业,其实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政策,尤其是一些园区,包括一些孵化器也推出了一些小的政策,政府可能给你20万、30万的补贴。你说这个钱有没有意义,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用。

  你有了这钱之后,假如说你研发产品,可能研发周期还得6个月到8个月,20万补贴可能杯水车薪。这时你就要去思考,这个产品的研发是不是就要暂时搁置。短期你可能船小好调头,你现在一定要自救,想办法保持现金流,首先要活下去,而且活的时间你要考虑。不是说三个月疫情结束,你就能实现过去的商业模式的正常运转。你可能需要6个月,可能需要8个月,这有一个长期的灾后恢复重建阶段。

  9、您如何看待近期各地政府出台的纾困政策,真正对中小企业有用的政策有哪些?

  张奥平:对于中小企业来讲,确实政府层面的帮助和扶持已经有动作了,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明显的效果。因为政府层面它也没有办法,他们也不可能雨露均沾,他一定要先把大的头部的企业给稳住,才能让整个市场最起码的信心不能丢。所以我觉得其实现在政府所做的一些事情是对的,但对一些中小企业的扶持,其实我觉得可以更加定向、更加聚焦。

  最近国务院出台的免社保缓公积金政策就很大程度缓解了小微企业当前的困难。这类政策,我建议其实从一开始就应该出,而不能说等到中小企业已经生不如死、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已经没有信心的时候再推出,因为其实资金和信心相比,信心更重要。有信心,哪怕资金链紧一点,创业者也会积极的去想应对之策。

  10、除了餐饮、零售、旅游、影视等热门行业,一些小众业态如付费自习室在此次疫情中也受到重创。对于政府现在还没有关注到的小众业态,您有何建议?

  张奥平:我建议,如果这些企业愿意去做一些举动的话,可以联合国内所有做这个生意的创业者,联名去写一些东西,对外去发发声,我觉得多多少少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

  因为你一定要让政府听到你的声音,看到这个现象,其实有很多问题是他们看不到的。

  我觉得中小微企业站出来“发声”还是有必要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可能你的力量薄弱,但是我建议你“算大账”,比如中国自习室市场对中国未来造成的经济损失,对于很多想要自习的大学生、真正想要学习的人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你要加总去“算大账”,往上去传递这个信息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


多家游戏股披露2019年业绩快报,其中不少公司预期今年一季度录得30%的增长。

2月28日,三七互娱(002555)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2019年,三七互娱的营业总收入为132.26亿元,同比增长73.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44亿元,较上年增长112.58%。

三七互娱表示,2019年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移动游戏业务的持续高速增长,另一方面,2018年,三七互娱因子公司上海墨鹍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业绩承诺未达标,确认了相关的业绩补偿收益及商誉减值损失,导致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减少5.06亿元,而本报告期无相关事项发生。

曾领跑A股游戏公司利润榜的三七互娱,并不是2019年最赚钱的游戏公司,其有力的竞争对手是收购了盛大游戏的世纪华通(002602)。

世纪华通在2月28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该公司公司营业收入为151.1亿元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0.65%和89.49%。

同样净利润增长幅度较高的掌趣科技(300315)在2月28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掌趣科技营业收入16.13亿元,同比减少18.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扭亏,达到3.6亿元,同比增长111.46%。

利润相比2018年大幅提高,与三七互娱类似,掌趣科技在2018年也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导致当年出现巨亏。

至于收入数据下滑,掌趣科技解释,系公司自研重点游戏产品的上线时间全部延迟,其中《一拳超人:最强之男》于2019年6月19日上线,其他产品预计将在2020年陆续上线,该等产品的业绩将逐步得以体现。

与世纪华通、三七互娱同处A股游戏公司第一梯队的完美世界,则受累于影视业务表现不佳。

2月20日,完美世界(002624)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2019年完美世界营业收入为80.4亿元,同比增长0.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04亿元,同比减少11.85%。

完美世界表示,报告期内,游戏业务实现营业收入约68.3亿元,较上年增加25.99%,净利润18.8亿元,同比增长37.4%,但影视业务营收同比减少了42.54%,至12.1亿元。

影视业务也拖累了完美世界的利润。完美世界称,受市场及行业整体环境等因素影响,影视业务报告期内亏损约3.1亿元。

其他净利润录得增长的公司中,昆仑万维(300418)2019年营业收入达36.9亿元,同比增长3.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2.8亿元,同比增长27.25%;宝通科技(300031)2019年营业收入达24.6亿元,同比增长13.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7亿元,同比增长12.89%;冰川网络(300533)2019年营业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41.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7亿元,同比增长66.73%

对于2019年实现业绩增长的原因,昆仑万维在公告中表示,是由于公司GameArk(昆仑万维移动游戏平台)业务中自研游戏产品实现逐步兑现,上线后市场受到好评。同时,公司完成了闲徕互娱少数股东权益收购事项,形成对闲徕互娱的100%控股。

宝通科技称,公司2020年公司在日本、欧美、东南亚、韩国等地区产品储备丰富,将上线《龙之怒吼》《剑侠情缘2》《梦境链接》《食物语》《笑傲江湖》等数十余款产品,3-4款以上的自研(定制)产品也将陆续上线。

也有头部游戏公司表现失意,巨人网络(002558)2019年营业总收入25.7亿元,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3亿元,同比下降22.66%。巨人网络解释称系公司持续增加研发投入,优化组织结构使得研发费用、管理费用有所上升,新产品上线较晚处于投入期,导致收入利润规模无法与研发投入同步增长。游族网络(002174)2019年营业收入35.16亿元,同比降低1.8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亿元,同比降低45.47%。对于业绩下滑,游族网络称,公司为保障国内和海外市场持续稳定发展,扩大市场份额,本期在广告宣传及人力成本方面投入较大,同时由于代理游戏产品数量的增加使得分成成本也相应增加。在2月28日公布业绩快报的同时,游族网络还宣布更换公司财务总监。

对于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人们大幅减少出游旅行和线下消费娱乐,因而游戏公司意外迎来了流量高峰。在业绩快报中,不少公司提及预计2020年一季度将录得业绩增长。

昆仑万维称,对于2020年一季度,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7亿元至6.0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3.7%到58.7%。

三七互娱表示,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移动游戏业务的经营流水将较去年同期增长约25%至30%。同时,在现有产品基础上,公司预计将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陆续推出多款公司自研的精品游戏。

上海证券在2月28日发布的研报称,春节期间,手游市场收入规模同比增长32.9%、下载量等多项指标亦出现明显上升,头部效应突出。春节期间催生的大量新增用户有望大比例转化为游戏的长期留存用户并提供长期变现的可能,预计全年受益。游戏行业全年增速有望回升,除春节效应外,版号审核常态化、重磅游戏陆续上线、超休闲游戏发展迅速也是重要推力,中长期云游戏、VR/AR潜力巨大。


文/娱乐酸柠檬

2月28日晚间播出的《王牌对王牌》第5季第2期,原本的主题是《情深深雨蒙蒙》剧组20年重聚,但是整个节目看下来,似乎被宋丹丹从艺40年退休抢了风头。

           

继北京卫视春晚后,宋丹丹第2次在综艺节目里公开表示,自己退休了,不再参加央视春晚,从此也告别小品舞台,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家人,留给孩子。

对于宋丹丹的这个决定,《王牌对王牌》也是用尽了心思,直接抛出了贾玲、沙溢版的《钟点工》,虽然整个小品受时间限制,在细节方面还不够完善,剧情转换上也有些生硬,但是却让一旁的宋丹丹看得直点头,而台下的嘉宾和观众在爆笑之余,更是思绪万千。

           

一晃,距离宋丹丹这个春晚小品已经过去20年了,但是正如主持人和嘉宾们讨论的那样,《钟点工》里面的经典台词太多了,大家甚至不用细想就能随便说出几句,因此对宋丹丹的敬意更是油然而生。

作为一个演员,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几个传世的作品,这是一件幸事,宋丹丹实至名归。

当儿子巴图把精心设计的蛋糕推上来的时候,宋丹丹眼眶湿润了,告别一个为之奋斗了40年的舞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是通过几句话就能彻底忘记,至少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观众们不会忘记那个曾经在喜剧舞台上给大家带来欢乐的精灵。

           

从土里土气的“魏淑芬”,到潇洒告别的“白云”,宋丹丹在内地小品的华章中,留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音符。

与其被人撵下台,不如自己主动走下台,宋丹丹的这句话不仅表达了对小品舞台的敬畏之心,同时也替沈腾、贾玲、沙溢这些新生代喜剧演员说出了心声,喜剧创作不容易,舞台上的每一个包袱的背后,都凝结着无数个昼夜难眠。

           

不过,就像我在文章开头所说,虽然节目组给宋丹丹搞的退休仪式非常精妙,但是对于那些想看《情深深雨蒙蒙》剧组20年重聚的观众来说,这期节目似乎跑题了。

不仅如此,还有网友吐槽宋丹丹在节目里处处“耍大牌”,带头不遵守游戏规则,还总挑别的嘉宾毛病,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何必那么较真呢,简直成了“杠精”。

           

确实,作为节目里的老演员,宋丹丹的言语很犀利,而且也很较真,但这也恰恰是《王牌对王牌》的精彩之处。

作为一档综艺节目,要的就是热热闹闹的场面,如果演员们都按部就班地依照台本来演,那就没意思了。而作为一名老演员,宋丹丹并没有端着架子,不苟言笑地坐在那里,而是放下身段,像普通小演员那样融入到节目当中,与大家嬉笑打闹,而且还利用自己“老大姐”的身份,“耍”一些小性子,给节目增添了不少乐趣。

           

亦如网友所说,《王牌对王牌》只是一档娱乐节目,传声筒只不过是一个游戏,目的就是展示出嘉宾们的另一面,从而达到娱乐观众的目的,认真也好,“杠精”也罢,都是出于节目效果,如果大家都端着架子来参加游戏,那还有何乐趣可言。

           

记得在最新一期的《欢乐喜剧人》当中,烧饼对孙建弘的节目表示质疑,态度还很强硬,这段戏码一度引发了网上讨论,让《欢乐喜剧人》的热度攀升很多。那时,也有人说烧饼是个“杠精”,可是回过头来想一想,他们的争论可能就是为了给节目营造一种效果而已。

所以,作为知名的老演员,一边落泪,一边“杠精”,宋丹丹为《玩牌对王牌》也是尽力了,最起码让节目增添了很多看点,这可不是每名嘉宾都能做到的。


标签: ZL信托-潍坊滨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发表评论

天津商会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川ICP备66666666号 Z-BlogPHP强力驱动 主题作者QQ:20182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