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
提示
!

SUCCESSFUL  DESIGN

AWARDS  2017

image
谢荣雅:设计与我

2017.08.10 大赛新闻 成功设计

                       

                                                         谢荣雅, 奇想创造、奇想生活、富奇想创办人。


投入设计产业领域超过二十载,致力发展设计整体价值的深度与广度,链结台湾传统产业与世界级的技术与材料,进军国际设计竞赛场域,开创了传统产业品牌化的契机,将台湾设计提升至新的境界。2010年,更以创新商业思维筹组奇想创造GIXIA Group,以精准的设计力及全方位的设计思维,协助产业发展品牌、汇聚设计创意、整合技术与产业资源、拓展国际市场。2014年,更带领奇创团队孕生”奇想生活“及”富奇想“两个品牌事业公司,分别以”科技厨房“及”墙经济“进军国际。生涯目前累计获得121座国际大奖,是全球获得最多国际设计大奖的华人设计师,改写华人设计师在国际设计界的地位,目前致力于推动华人设计品牌影响力进军国际。


谢荣雅崛起的背后,正是台湾产业的转型,随着代工业向大陆迁移,台湾业者不得不尝试推自家品牌,谢荣雅的设计,让这些过去以代工为主的制造业厂家,纷纷有了自信,在全球市场推出自有品牌。“一个设计救活一个工厂”,这些在他身上是经常出现的故事。2107年,谢荣雅接受邀请成为了第十二届成功设计大赛的评委之一,今天就让我们一起了解大师对设计的思考。


                                              

                                                                           infini,既能当车灯又能当手电,谢荣雅2004年设计作品


Q:何为设计?您觉得设计的核心是什么?


谢荣雅很多人以为设计是指外形设计或是海报,其实设计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包含了许多面向,像是我们在大街小巷看到许多的发型设计、建筑设计、程序设计、服装设计 等。所谓设计的定义是人类为了达成某一特定目的所进行的一连串活动、行为或是步骤。在我的二十多年设计生涯里,每一个阶段看待设计的核心并不相同,因为在 生经历每个阶段的不同事物后,看到的面向会改变,有时因为面对不
同的的客户、品牌等,在思考设计时也会有不同层面的考虑;现阶段我在面对「设计」这两个字 时,着墨于解决问题的层面大过于视觉
美感,当然视觉美感或是艺术性,也是解决问题以及人类对美欲求的方式之一,但我认为考虑「解决问题」可涉及更为广大的层面,包括
解决生活或是情感方面的问题,更贴近我目前思考设计的本质。
                                                

                                                                                   奇想鲜解冻,谢荣雅2012年设计作品


Q:您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什么?


谢荣雅:我的设计灵感来自生活,包含生活上的例行公事,例如在开关水龙头时,我会想到为何不用水来发电?在接送小孩的过程中,想到是否有更便利的方式往来两地;在看电视购物频道时,也会思考一个不起眼的商品,如何经由主持人妙语如珠的加持,变得有声有色;生活里的所有面向都可能成为我设计灵感的来源。像是听音乐会、观赏画展或是艺术表演活动等,不必然是我创作灵感的来源,反而是在逛街、开车等日常活动中,从路人身上看到他们对生活琐事的反应,才是我灵感的来源。

                                


Q:当创意遇到瓶颈是,该如何解决困境?

谢荣雅:我的创意很少遇到瓶颈,遇到瓶颈的是从创意到实现的的过程,比方说量产、技术整合、模具制造、机构完成等过程,许多问题在后端的量化阶段需要逐一解决。我会在非常有感觉的状况下,动手将想法具体成图面,不会刻意压榨自己创造出原本不存在的东西。我脑海里面本来就储存很多的元素、材料,这些材料就是从生活中 的体验、思索、感动的过程中,一点一滴累积而来,再加上我所有的生命经验,于是在面对不同的议题、目的时,创意就能源源不绝地从大脑里产出,而非在需要时才开始寻找。


                                            

                                                                                 可卷式气垫秤,谢荣雅2008年设计作品


Q:在您的设计经历中,是否有过设计和冲突的时候?可以怎样解决吗?


谢荣雅:2003年的时候,在非典(SARS)席卷世界的背景下,一位以做塑料玩具出身的香港商人找我共同开发一款DVD player。在那个唱片影碟盛行的年代,做一个DVD播放器并不稀奇,而令人惊讶在于这款DVD播放器的设计自行携带屏幕,满足出行者或旅人出门在外同样可以观看影片和音乐的需求。在当时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大胆的尝试。
可是,对于跟商人合作的设计,就有矛盾和妥协,这是一个设计师与商人之间恒古不变的话题。当时我坚持必须打造质感大雅的屏幕,在这一点上,双方持续周旋了很久,终于对方商家妥协了这一点,而相对的我也做出相应的让步,共同做出相互妥协的平衡点。
最后DVD屏幕最后所用到的材料采用金属感强烈的0.3mm铝片,但就是这小小的一块铝片,在当时年代刮起了一阵铝片供不应求的大现象。30+家的制造公司以这个产品为基础去仿制更多的产品,而后续所带来的效益是使得中国当时的0.3mm的铝片出现断货与缺货现象。
仅仅是因为一个产品的成功所带来的联动效应使得当时身为主设计师的我第一次感受到设计师的威力如此之大。


这也让我学习到,“对的设计应该对应在对的市场。而在与商业市场的产品妥协当中,有些事情设计师可以妥协,但有些点同样也是设计师必须坚持的。而在这中间需要设计与商业之间得到很好的平衡点,才能创造出很好的产品。


                                

                                                                                             气泡婴儿磅秤


Q:您觉得从事设计,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谢荣雅:只有一句话「将不可能化为可能」。在多年的设计工作中,我最讨厌,却最常听到的就是「不可能」,无论是跨界、对产品下新定义、或是做出一个前所未有、不存在的产品,在这过程中遇到的障碍比正面鼓励来的多,所以我最常听到「做不到」、「不可能」,但是我们仍然愿意以时间换取,将不可能化为可能。我有如此决心,是因为过往的经验和执行的效能,让我相信我们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期待未来技术的整合,以时间换取现阶段技术的不成熟,不断的将别人视为不可能的事情实践。在设计的生涯中最大乐趣是期望将不可能的作品被完成的那刻,看到无论是使用者、观赏者、消费者等露出的惊讶反应,这些都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期待, 也是我每天愿意耗尽毕生精力在设计的最大原因。


                             
                                                                                                 环境感知球


Q:您觉得设计师有哪些技能是非常重要的?


谢荣雅:预见问题的能力:事件还没发生的时候你会知道人类可能会发生这件事情;
看见问题的能力:它已经发生了你能不能看得到或是不是视而不见;
有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例如非洲有那么多人生活的那么困苦,你能不能看见并看见自己的责任,能不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你知道人类未来是否美好或是地球暖化物越来越严重所产生的问题。很多事情是现在看似不需要,但未来需要。而你用什么样的方法帮忙解决这些问题?这又关乎到设计师本职学能的训练。